“民宿村”蜕变记

 因为与东平国家森林公园一路之隔,自2012年以来,上海市崇明区建设镇虹桥村逐渐成了上海有名的“农家乐村”。随着上海美丽乡村建设的深入推进,自2015年以来,虹桥村又渐渐博得了“民宿村”的美誉。从农家乐村到民宿村,虹桥村是如何蜕变、升华的呢?

“虹桥村乡村旅游业蜕变之际又迎来了花博会的天赐良机,虹桥村村民可高兴了,更多的村民加入到抱团振兴乡村旅游业的队伍中来。” 虹桥村党支部书记黄东说。

抱团振兴乡村旅游业,黄东给出了答案!

在黄东的陪同下,记者沿着北沿公路自西向东而行,左边是花博会主会场建设现场,右边是以“虹桥花乡”为地标的林地,左边的热火朝天和右边的绿意盎然相映成趣。

从北沿公路由北往南进入村子,展现在眼前的是一幅新时代的江南水乡水墨画。白墙黑瓦的民居在翠绿的涵养林梢头散开,路边的青草地和各色花朵点缀着画面。三两游客漫步在乡道,悠闲自在。

通过黄东了解到,展现在记者眼前的,只是虹桥村37个村民小组中的一个组,若是俯瞰整个村子,又是完全不同的一幅乡村美图。

从兄妹二人经营的鎏园易居民宿步行到归园居民宿,不到五分钟。这两家民宿代表着两种经营模式,前者是村民翻新祖屋后经营民宿,后者是租赁经营。

“归园居民宿今年五月一日开张,是租赁后改建的,主要以整栋预订的方式接待客人。” 吴忠华说。

老家江苏南通的吴忠华是崇明区引进的人才,2012年到虹桥村工作,从此把虹桥村视为第二故乡。2018年去了隔壁富安村任党支部书记后,他的亲戚租赁民居办起了民宿。

吴忠华见证了虹桥村从“农家乐村”到“民宿村”蜕变的全过程。他至今忘不了刚到村里工作那会儿的压力,当时村里只有5家农家乐,村民为了揽客,站到到马路上拉客造成了很不好的印象,甚至因此影响了整个崇明区、上海市的形象。

为了虹桥村乡村旅游业,吴忠华和2010年回到村里的黄东想了很多办法,最后想到了抱团发展,即让农家乐抱成团,通过农家乐资源整合高效对接游客资源,从而提升虹桥村农家乐经营水平,推动村子的乡村旅游业可持续发展。

那一年,“70后”顾洪斌兄弟两人刚回到村里开办农家乐,吴忠华和黄东慧眼识才,第一时间向顾洪斌抛出抱团发展的思路。

有着外出创业经历的顾洪斌很快认识到这是一个可持续的思路,一拍即合开展探索,“顾伯伯”农家乐品牌由此诞生。

“顾伯伯”品牌农家乐一隅

“‘顾伯伯’走到今天不容易,加盟的村民每年每户至少有8万元的收入,高的有15万元,大家真的挺高兴的。” 顾洪斌说。

记者了解到,顾洪斌所在的村组共有38幢民居,32幢已经在经营,2幢在装修,只剩下4幢没加入“顾伯伯”经营。经营者大多是上了岁数的恩佐娱乐,足不出户,有稳定的收入,谁不说自己的家乡好呢。

去年10月,“顾伯伯”农副产品股份制合作社开门迎客,经营崇明地产优质农副产品,一年不到经营额超过了100万元,记者了解到,这是“顾伯伯”品牌的又一次出发。顾洪斌为“顾伯伯”品牌设定了三年目标,三年之后,加盟的农户年收入至少达到20万元,以此吸引目前仍在外边打工的年轻人回乡。

虹桥村目前经营农家乐、民宿的农户近100家,占了崇明区的四分之一,除了“顾伯伯”农家乐联盟,还形成了富民河畔民宿联盟、应天民宿联盟等,新的联盟还在萌芽之中。民宿和民宿之间,农家乐和民宿之间,必然会有竞争,虹桥村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的呢?

虹桥村一民宿夜景

黄东告诉记者,自2015年崇明区开始推广民宿产业以来,村两委就做出了差异化、一盘棋的发展决策,为现如今高档民宿、中档民宿、农家乐的格局打下了基础。

记者站在“顾伯伯”村组美丽的中心花园里四顾,看到一个路牌,上边指示着餐饮、农副产品展示中心、崇明糕DIY制作区,一盘棋的格局由此可见一斑。

记者通过黄东了解到,因为经营户的联合,虹桥村的餐饮集中在几个点上,民宿经营户就不需要为餐饮费心了。知名度高的民宿接纳不下太多的客人,也不必费心去找其它民宿,联盟的资源是强大的后盾。

“虹桥村乡村旅游业能够有今天的格局真的挺好的,大家的竞争不再是抢客了,而是体现在相互学习上,体现在共同维护美丽乡村环境、共同提高收入上,村子自然就振兴了。” 顾洪斌说。


二维码

(扫一扫)
关注新宝7农网

返回顶部